獨家視點
SCOOP

點金成鉆的金手指——喬斯·克拉克

發布于2017-10-16 13:25:14 | 5449次閱讀
[摘要] 在荷比邊境有一座美麗的荷蘭小鎮叫魯賽爾( Reusel )。直到第二次世界大戰之后,除了不多的農莊主外,幾乎所

 在荷比邊境有一座美麗的荷蘭小鎮叫魯賽爾( Reusel )。直到第二次世界大戰之后,除了不多的農莊主外,幾乎所有的魯賽爾能工作的人都在當地雪茄煙廠里上班。另外,還有幾千名比利時阿連棟克鎮 (Arendonk) 的同事們越過邊境來雪茄煙廠上班。他們以此為生。當2004年2月29日比利時信鴿報( De Duif )舉行盛大年會時,克拉克已經病重住進了醫院。三天后,克拉克仙逝了。

在荷比邊境有一座美麗的荷蘭小鎮叫魯賽爾( Reusel )。直到第二次世界大戰之后,除了不多的農莊主外,幾乎所有的魯賽爾能工作的人都在當地雪茄煙廠里上班。另外,還有幾千名比利時阿連棟克鎮 (Arendonk) 的同事們越過邊境來雪茄煙廠上班。他們以此為生。

凱斯 . 凡林普特( Kees van Limpt )也在雪茄煙廠工作。一天早上,他正要出門上班,外面下起了大雨,他的小姨子逼著他戴上了一頂她丈夫的帽子,才放他出門。當凱斯頂著個濕乎乎碩大的帽子來到工廠時,當時即遭到比利時同事們的嘲笑:“大帽兒!大帽兒!”(“大帽兒”比利時語的發音是“克拉克”)從此,所有的人都只叫他的外號“克拉克”了。這個“克拉克”的外號跟隨了凱斯一輩子,并傳給了他的兒子喬斯。自此,喬斯 . 凡林普特( Jos van Limpt )一輩子就成了喬斯 . 克拉克( Jos KLAK )。誰也沒有想到在克拉克六十年無以倫比的賽鴿生涯中,讓當年他父親的一個綽號變成了歷史的輝煌!

父親老克拉克就是一個上乘的賽鴿家。在 1935 、 1937 、 1938 年三度登上魯賽爾綜合鴿王的寶座。老克拉克教會了小克拉克養鴿、賽鴿。 1942 年老克拉克不幸去世。 1944 年當第二次世界大戰結束,年輕的小克拉克又開始養鴿子的時候,大家都以為他永遠趕不上他的父親。但所有人都大錯特錯了!人們將看到的是世界鴿壇上空前絕后的一顆巨星從荷蘭小鎮魯賽爾冉冉升起!并在此后的幾十年里象陽光一樣沐浴著全球鴿壇的每一個角落,直到永遠!

喬斯.克拉克和他的鴿子

▲喬斯·克拉克和他的鴿子

點金成鉆的金手指

當年在父親老克拉克工作的雪茄廠里有一位比利時阿連棟克鎮的同事叫――――艾得蘭 . 詹森( Adriaan Janssen )。艾得蘭也是一位癡迷的鴿友。老克拉克一有空就和艾得蘭一起聊鴿子。他倆很快就成為一對好朋友。為了友誼,老克拉克從詹森家買回第一羽鴿子。那年小克拉克才六歲,他仍然記著第一次去詹森家買鴿子的事兒――――老克拉克騎著車帶著小克拉克興沖沖地拎著鴿籠回家。老克拉克很快發現詹森家的鴿子出類拔萃,遠強于魯賽爾鎮人玩鴿子。于是,他帶著小克拉克一次又一次地來到詹森家買鴿子。正當老克拉克準備大展鴻圖,把在詹森鴿子上的投資變成賽績碩果的時候,不幸第二次世界大戰開始了。德國人對荷蘭人很不客氣,因為信鴿可以用來做戰爭的通訊工具,除非用很大一筆錢把鴿子寄養在德國人的指定地點,否則所有的鴿子必須被殺掉。象大部分鴿友一樣,老克拉克很執著,他悄悄地在后院藏起八羽最珍貴的種鴿,以圖戰爭一結束,便可立即重操舊業,東山再起!但老克拉克不幸于 1942 年辭世了。一個月之后,德國人占領了魯賽爾并發現了老在拉克藏匿著的八羽鴿子,小克拉克的母親極力爭辯這是去世的老克拉克干的事,她們母子與此沒有關系,并苦苦哀求,才逃過一劫。但八羽鴿子自然被德國人抄走了。

1944 年,魯賽爾解放了,一個星期之后,克拉克騎車直奔阿連棟克鎮的老鴿友詹森家,他堅信他父親的眼力,堅持要以所癡迷的詹森鴿開始賽鴿事業,以了卻他父親的宿愿。克拉克一次又一次地騎車到阿連棟克鎮的詹森家買鴿子,年復一年,魯賽爾到阿連棟克的小路上留下了克拉克上百次來來往往的車跡。他當年并不知道詹森的鴿子會很快讓他一舉成名。克拉克每年只買幾羽――――要最好的,但不要絳鴿,年復一年地買。

詹森兄弟的母親諄諄告誡兒子們:“你們的爸爸和克拉克的爸爸是好朋友,他非常高興賣給克拉克的爸爸最好的鴿子。兒子們,多指望你們對克拉克也一樣――――賣給他最好的鴿子。”克拉克有恃無恐,每一次都能買到最好的鴿子。他又很聰明,把賽績一流的詹森鴿的腳環號記得清清楚楚。因此,來年克拉克去詹森家總是要求買他知道最好的種鴿生出的幼鴿。永遠如此。

克拉克認為他從詹森兄弟手中買到的最好的一羽鴿子是“年輕麥克斯( Jonge Merckx ) B-6243257-70 的女兒。這羽雌鴿甚至比”瑪莉安“( Marietje ) B-6773040-73 還好! “瑪莉安”是“老白眼”( Oude Witoger ) B-6371172-65 的女兒、“老麥克斯”( Oude Merckx ) B-6282031-67 的全姐妹,她是克拉克寵愛的基礎鴿,繁育出很多子代, 1980 年,“瑪莉安”不幸被田里的農藥毒死。

克拉克一輩子都堅信“詹森”是世界上最好的鴿子。他父親就是樣,他也如此。可起步并不如意。 1945 年克拉克用詹森兄弟處買的兩對種鴿育出的 6 羽幼鴿參賽國。三場比賽之后,不但什么獎都沒拿到,還丟了 4 羽!幸運的是剩下的兩羽鴿子不但是一雌一雄,而且出版不同的配對。克拉克毫不氣餒,用剩下的一對鴿子又育出了幾羽幼鴿,投入到 1946 年的比賽中,這一次他居然記得了魯賽爾幼鴿賽綜合鴿王二位! 1947 年再次在幼鴿和一歲鴿的比賽中成績令人刮目相看; 1948 年克拉克第一次登上了魯賽爾鴿王一位的寶座!

克拉克說:“一開始糟糕透了!俱樂部的名次單釘在墻上,我榜上無名。鴿友們互相嘀咕嘲笑我說:‘這就是出自世界名家詹森兄弟的鴿子?會飛嗎?'但從那年以后,每一年我都在魯賽爾鴿王賽上金榜題名!只有一年不是,但那是我鴿子被偷的一年!”

失實上,世人即將看到的是世界鴿壇上一個巨人的崛起!雖然克拉克不喜愛人們對他表示崇拜,但對于無數鴿迷來說,克拉克無疑是荷蘭鴿壇上空前絕后的巨人!在上個世紀六十年代的早期,克拉克壟斷了魯賽爾的賽事, 1966 年是他的顛峰年代。 1967 年,他仍然雄風不減。克拉克競爭對手們不得不清楚的認識到唯一能夠打敗克拉克的武器,就是克拉克的鴿子。

輝煌的歷程

克拉克有著一副菩薩般的好心腸。他尊重自己也尊重別人,包括他的競爭對手。他一直助人為樂,不但為他的朋友提供一流的鴿子,甚至會幫助他的競爭對手!

克拉克的種系成為荷蘭很多超一流高手的基礎種鴿。比如:赫斯特( Gebr.Heesters )、彼得 . 吉貝爾( Peter Gijbeis )、伯格曼兄弟( Borgmans Brothers )、凡林普特 . 迪普魯特( V.Limpt.De Prut )約翰 . 鮑克斯( Johan Box )和其他很多一流鴿友。“克拉克大叔”是伯格曼兄弟的姨夫,也是好朋友,并讓他們一舉成名。他們不斷從克拉克處得到他們想要的鴿子了,一直是一羽又一羽克拉克鴿子被帶回家。克拉克沒有后代,所以伯格曼兄弟理所當然地成為克拉克家族繼承人。伯格曼兄弟的傳奇名鴿“胖母” (Dikke Duif)NL-1205046-64 淺雨雌的父親就是由伯格曼兄弟從克拉克處帶回的鴿蛋所作出。這羽傳奇名鴿“胖母”不可思議地育出了 1979 年和 1980 年連續兩年荷蘭 NPO 奧爾良國家幼鴿賽冠軍 !

從 1944 年起,到 1996 年最后一次去詹森兄弟家買鴿子 ( 那一年,詹森兄弟中最后一個懂鴿子的查理 . 詹森 (Charles Janssen) 也去世了 ) 。克拉克以半個世紀的執著,堅信詹森鴿子是世界上最好的鴿子。一直是詹森棚里最優秀種鴿的后代從“灰 48 ” B-6445161-48 開始,“斑格 51 ”最好的鴿子、“班格 59 ” B-6236207-59 、“老火箭” B-6276400-73 、“瑪莉安”、“老麥克斯”、“年輕麥克斯”、“史克普” B-6179123-68……一代一代地流入了克拉克的鴿舍。

喬斯.克拉克鴿舍

▲喬斯·克拉克鴿舍

克拉克半個世紀如一日地參加比賽并年年榮獲鴿王稱號,只有最好的鴿子才會留下來育種;同時年復一年地從詹森兄弟家引進幾羽最好的幼鴿,他讓所引進的詹森鴿都在天空中自由翱翔,因為克拉克不相信也沒有死棚的鴿子;他用新引進的詹森鴿來交配自己的“老克拉克系”,而克拉克從未向詹林兄弟輸出過一羽鴿子 ! 就這樣,偉大的克拉克系形成了 ! 讓我們看一個典型的范例:

克拉克用詹森兄弟育出的“淺班 72 ” B-6714574-72( “老白眼 65 ” B-6371172-65 配“路德杰” B-6054253-69) 來交配自己的老克拉克系的“年輕配對”之女“ 11 母” NL-6616611-70( “斗士 61 ” NL-212337-61 配“冠軍 61 ” NL-212328-61) 育出一代驕子“雨白條 77 ” NL-2629598-77 ,該鴿多次在大羽數比賽中高位入賞并獲得 5253 羽冠軍。 1979 年在荷蘭舉行的兩年一屆的鴿壇奧林匹克大會上,“雨白條 77 ”作為荷蘭最負盛名的中距離鴿王入賞 ! 請看一代宗師克拉克自己是如何說的:“我有幸親身體會具有黃金血統的詹森鴿子。我擁有過許許多多超一流的詹森鴿。可能我是唯一不把那些最昂貴的詹森鴿關在棚里的人。五十的睞我每年引進的詹森幼鴿雖然沒有一羽參加比賽,但卻都在我的棚里自由飛翔。為此,我也付出了非常沉重的代價。比如說我最好的母種鴿‘老火箭'的全姐妹‘瑪莉安'就是在田里被農藥毒死的。除了我當年的‘黃金配對' ( “斗士 57 ” NL-400417-57 配“白翅 54 ” NL-796196-54) 和‘年輕配對' ( “斗士 61 ”配“冠軍 61 ” ) 外,我盡量讓我的種鴿嘗試不同的配對。因為我堅信當你給一羽一流的種鴿更多的配對嘗試,才更有可能發掘出一流的子代 !

確實如此,在過去六十年的漫長歲月中,克拉克培育出一代又一代超一流的冠軍鴿。比如世界銘鴿“ 46 號” NL-1384946-65 就是佛巴斯 (Piet Verbarth) 從克拉克棚里買回的一個蛋所出。他是“黃金配對”晚年的直子。在“ 46 號”輝煌的一生中,他 15 次獲得冠軍,但更為驚嘆的是“ 46 號”作為種鴿的價值更加輝煌 ! 它影響并且改變了荷蘭、德國、美國甚至亞洲的中距離比賽游戲規則,以至于全世界的鴿友們淘金般的追逐“ 46 號”的后代。

克拉克的另一羽名鴿“史庫特” (Schuolte) 是以克拉克的好朋友——世界聞名的自行車賽手的名字命名的。“史庫特”獲得 7 次冠軍之后,克拉克把它送給了自己的摯友——林森 (Linssen) 醫生。這就是克拉克—— 一個近乎完美的人。他認為能夠為自己最好的朋友所做的,就是把自己最好的東西送給朋友。

克拉克很多年來患有嚴重的哮喘病。 1988 年他的身體實在糟糕透了。那一年秋天為了健康,克拉克不得不出讓自己大部分的鴿子。他請他的好友揚 . 賀爾曼( Jan Hermans )幫他打理此事。揚 . 賀爾曼把九十多羽克拉克主力鴿轉手給美國橡樹園鴿場主人坎伯 . 史拳吉( Campbell Strange ) . 從此,克拉克鴿子流散在美國各地。只是由于克拉克的太太和揚 . 賀爾曼的堅決反對,克拉克沒有清棚賣光。不然,近十五年的世界鴿史將重新書寫。最后克拉克自己保留了幾羽 10 歲以上的老種鴿和少數年輕的賽鴿。

病魔并沒有擊倒克拉克。春天來了,陽光又沐浴著大地和克拉克。上帝被感動了。他不忍心讓克拉克如此的一個好人放棄他生命中最熱愛的賽鴿而沉論。于是,舉世聞名的“ 613 ” NL-1775613-89 誕生了,他是“克努克” NL-2542927-87 和“ 85 母” NL-8810985-88 所育之子

613 ”是克拉克一生中最偉大的賽鴿!它長得不好看,個頭又太大了一點,但是它每次出戰必勝。雖然克拉克是以傳統的“自然制”參賽(而不是現代滸的“寡居制”),但每一次參賽“ 613 ”都能高位入賞! 1990 年當“ 613 ”以一歲鴿的身份參賽時,它獲得了 5 次冠軍! 其中3次比賽都有上千羽賽鴿參賽……“ 613 ”無愧地 1990 成為年省( ZNB )中距離鴿王一位。“ 613 ”有著驚人的定向能力,但是它有個毛病:就是歸巢后不愛馬上進棚,不然的話,它的賽績就更加驚人。毫無疑問,克拉克在他所在的賽區以至在整個南荷蘭都有著不可撼動的地位。當“寡居制”(原則上,就是把雌雄賽鴿分開飼養、訓飛。只是在臨比賽前讓一對雌雄暫時相聚,然后分開上籠比賽,刺激各自歸巢動力。)越來越流行的時候,克拉克堅持以“自然制”(原則上,讓一對賽鴿自然地在一直生活、訓飛。)參賽并影響了一大批鴿友做出和他一樣的選擇。

對“自然制”的信仰

揚 . 賀爾曼和他的同僚認識克拉克很多年了。當 2001 年圣誕節,他們去拜訪他的時候, 79 歲的克拉克的身體已經非常糟糕,他看上去老多了,由于嚴重哮喘,他已經無法親自進鴿棚。克拉克的好友也是他的鴿棚經理――――科爾 . 凡蓋斯爾( Cor vanCestel )負責鴿棚的事情。每當比賽,侄子伯格曼兄弟也會來幫著打鴿鐘。至于鴿棚的清潔工作,多年來一直是由老朋友海瑞 . 莫頓( Harriev.d.Mierden )負責。不幸,現在海瑞 . 莫頓也已去世了。

雖然克拉克日漸衰老,一切都變得越來越困難,但他對自己有一條鐵律:如果到了他無法參加比賽的時候,他就決不養鴿子了。克拉克不希望自己僅僅為了商業目的養一棚鴿子來賣。令他欣慰的是半個世紀之后以 78 歲的高齡進入 21 世紀的他仍然是顆巨星,雄風不減:克拉克賽鴿榮獲魯賽爾 2000 年中距離成年鴿、幼鴿鴿王二位; 2001 年中距離綜合鴿王一位!克拉克曾為此自嘲:“我日漸衰老,我的鴿子卻日漸年輕!

克拉克棚里鴿巢兒也和當年一樣:在一邊有個不大不小的跳板,鴿巢里很暗,象現代賽鴿的原始祖宗巖鴿生活在洞里一樣。就這樣,沒有寡居的雄鴿、 18 對賽鴿以自然方式參賽。這就意味著在賽季里,每個周末, 25 羽到 30 羽克拉克的鴿子被選送參賽。一周復一周直到賽季結束。

快下蛋的母鴿和正在喂雛的母鴿一般是不參賽的。還有就是在孵蛋和喂幼鴿的一對鴿子,必須有一只留在家里照顧蛋和幼鴿。克拉克也有一個鴿蛋的保溫柜,但這是為應急所用。他從不喜歡像有些鴿友那樣整個保溫柜來孵出雛鴿。

克拉克對鴿壇上流行的清規戒律不以為然。比如大家都認為如果一羽雄鴿在喂 14 天或較大的幼鴿并開始催母鴿的時候最最好的比賽狀態;又比如說雌鴿在喂 7 天左右的雛鴿也是最佳比賽狀態。克拉克對此不屑一顧。他說:“我有過一羽喂著兩天雛鴿的雌鴿,不但拿到冠軍而且領先第二名 4 分鐘!那我還是不是好鴿手?連我的鴿棚經理海瑞都不會理睬那些庸俗之道。對我來說,最重要的是鴿子在上籠時的狀態。一只好賽鴿除了血統、歸巢的動力外必須有很健康的狀態才能贏!

克拉克繼續說:“當然,我現在采用的‘自然制'訓練法已不像當初了。那時候,我讓我的鴿子整天隨意進出棚,并且愛吃多少吃多少。自從有了‘寡居制'之后,我必須也不得不改變。如果不變的話,我也決不會保持今天這樣的成績。”

克拉克又說:“現在我每天早上 7 點鐘放成年鴿子。它們飛走大約一小時后回來,我繼續讓它們再訓飛一個小時后,給它們些食,但不喂飽,就把鴿子關在棚里了。訓飛在過去是不存在的。今天不論什么方式養鴿,都必須有規范的訓飛。”

克拉克還說:“我每年保留 30 到 40 羽幼鴿參加比賽。我的 13 對種鴿每年出 5 窩幼鴿,所有的幼鴿到十月一日還不能吃食的話,就不要了。每年的十月一日,所有的鴿巢都拿走徹底清理,消毒鴿棚,然后為所有的鴿子換上停棲架。”就是這樣簡單的養法,克拉克不僅登上了賽鴿運動的顛峰,并久盛不衰!


喬斯.克拉克和他的鴿子

▲喬斯·克拉克和他的鴿子

發現一羽好鴿子,簡單!

人們問題不斷地問克拉克如何才能發現一羽好鴿子?克拉克的秘密很簡單:“這是最容易做到的事情:賽季里每個星期日參賽,幾乎每次都能最快歸巢并為你獲獎的鴿子就是你最好的鴿子。”

鴿子的體形并不重要。一個活生生的例子就是‘克努克'(“克努克”在荷蘭語里是難看的意思)。它的體形老實講很糟糕。不但是我這么認為,幾乎所有上過手的鴿友都這么認為,‘克努克'的身體太大也比較僵硬。但使不得不很快改變我的看法。那年我有多余的 11 羽幼鴿,很快其中的 10 羽就被別人拿走了。只剩下‘克努克'誰也不要。我不得不讓它臨時加入賽鴿組。當賽季結束、開始配對兒時,我少了一羽雄鴿,可能是在最后一次比賽中丟了。‘克努克'不得不替上來,配我最好的一羽雌鴿。當時我的鴿棚經理海瑞對我說:‘你瘋了?'我固執已見,決心試。結果‘克努克'成為了‘ 613 '的父親!在一般情況下不能容忍的一羽雄鴿成為了我一輩子擁有過最好的一羽賽鴿的父親!所有那些鴿壇的金科玉律都到哪去了?管用嗎?‘漂亮'鴿子是容易發現的‘好'鴿子是不容易找到的。 ”

對于克拉克來說,養鴿子之間的交流是極為重要的。很多鴿友都沒有重視他的這個意見。克拉克說:“如今,賽鴿界的專家們大多以一種大規模生產的方式來對待賽鴿運動。養鴿子、玩鴿子的一面被大大地忽視了。鴿主和鴿子之間必須有感情,必須相互了解,必須有親密無間的關系。”

他又說:“每當我走進鴿棚,把手放進食槽上呼喚我的鴿子時,馬上有四五羽母鴿就會飛到我的手上,它們搖頭擺尾地要和我的手做愛。那些看見人就魂不附體、驚慌失措的鴿子是堅決不能留的,它們會像瘟疫一樣傷害整個團隊。每一個鴿友都應該建立自己一套和鴿子輕松、和諧相處的游戲規則。人鴿之間的游戲規則的改變都有可能破壞這種和諧的平衡。”

克拉克接著說:“當然一羽優秀的鴿子看上去總是很可愛的!好鴿子會有一對閃閃發光的眼睛,象絲絨般的羽毛,在鴿舍里引人注目。賽鴿運動不是科學,所以每個賽鴿家自己的‘感覺'是非常重要的。喂鴿子的過程就是在找這種‘感覺'。我不用食槽喂鴿子,在‘自然制'的環境里,這幾乎是不可想象的。因為有的鴿子在孵蛋,有的鴿子在喂幼鴿,所以喂食必須分別對待。針對孵蛋、喂幼鴿的不同狀態,所有的鴿子都有各自的食譜。喂半個小之后把剩余的糧食拿走,每天早晚各喂一次。”

“鴿舍也是一個重要的因素。除了保持清潔之外,鴿舍里的通風條件一定要好,決不要讓鴿子在潮濕的環境里生活;并且鴿舍必須朝東南方向。當年我父親是上乘的賽鴿家,但他的鴿舍卻是朝北的!天知道怎么回事。在賽鴿運動里什么都可能發生。但重要的是一個鴿友要對他的鴿子、鴿舍等總體狀態有人‘感覺',這樣事情就好辦了。”

獸醫不配住大房子

克拉克接著談到醫藥:“你知道這么多年來,哪方面是沒變的嗎?―――用藥!科爾 . 凡蓋斯生氣勃勃爾在來我這兒當鴿舍經理前就是我的好朋友,他經常來看我。每年要讓獸醫去他的鴿舍里五次。當他知道我幾乎不用獸醫光顧我的鴿舍里,他驚呆了!從此之后,他明白了很多道理,也開始一步步成為一個一流的賽鴿家。 2001年的一次比賽里,他居然包攬了從1到前4名!

“所用的藥越少越好。一旦出現問題,必須馬上做出決策,盡快處理掉那些有問題的鴿子。只有當非常優秀的鴿子病時,我才帶它去看獸醫。如果一個星期天,我的鴿子沒飛好,我是不會帶著我的賽鴿去看獸醫的。獸醫想從我克拉克身上掙錢糊口的話,他就不配住大房子!“

克拉克拉著介紹他的醫療體制:“每年當鴿子第一圈兒下蛋的時候,對它們做 7天毛滴蟲的處理,當然,對所有的鴿子做新城疫(PMV)的預防。賽季從四月一日開始,在六月冠蓋如云 ,我們對鴿子再做4天毛滴蟲處理。就這些,沒有任何別的藥物了!“

巨星隕落

任何人都無法抗拒生老病死的自然規律。就是蓋世英雄終也不得像蕓蕓眾生一樣被上帝帶走。有著菩薩好心腸的克拉克以最簡單的方式展現他的英才,永遠謙虛地對待無數的桂冠和崇拜者。這樣一位荷蘭有史以來最偉大、最天才的賽鴿家離我們而去了。他給后人留下了無價遺產―――克拉克鴿系。克拉克六十年如一日的超一流賽績也使得詹森兄弟紅遍全球!克拉克六十年如一日地堅持純血育種使得純種克拉克像白金一樣純正、閃光!

令人更驚奇的是:正是因為克拉克和他一代一代的鴿子對“自然制:的生活情有獨鐘,使得克拉克的鴿子極護窩。它們會像獅子一樣去驅趕侵略者。因此世人為這些護窩物克拉克鴿子冠以“斗士”、“小斗士”、“最后的斗士”……的美譽。

雖然克拉克的鴿子像獅子一樣強壯,但克拉克卻不是。克拉克一輩子身體都不好。 2003年他的身體更差,一次又一次地住進醫院,只是 每一次他都能挺過去回到家里。也許是克拉克對他鴿子的眷注他的鴿子對主人的思念,給了克拉克如此堅韌的毅力頂過一次又一次生命危機。2004年克拉克又住院了,親人、朋友們相信這次他也能抗過去,但去醫院探望過他的朋友們這一次悲觀了,當克拉克于2004年3月3日星期三在醫院去世的消息傳開時,所有的人都大吃一驚。克拉克終于輸掉了這場與病魔抗爭的戰斗。荷蘭和整個世界不得不向鴿壇有史以來最偉大的賽鴿家告別。世界鴿壇震驚了,因為壟斷了鴿壇六十年的傳奇驕子仙逝了。從今后,此鴿壇非彼鴿壇了,留給后人的是克拉克用一輩子心血打造出來的絕無僅有的瑰寶―――克拉克血脈。

克拉克在生前立下的遺囑中要求比利時信鴿報( De Duif)在他死后全球公開拍賣全部克拉克的鴿子。這是揚 . 賀爾曼先生和比利時信鴿報無上的榮譽。


喬斯.克拉克和他的名鴿

▲喬斯·克拉克和他的名鴿

喬斯.克拉克Jos Klak─鴿壇奇人強悍如昔(夏拉肯)

許多外國鴿友一臉狐疑地對夏拉肯說:“克拉克成績很好?我還以為他早成歷史了。”

其實克拉克不僅還在比賽,而且他強悍如昔,甚至奪得了2002年聯合會總冠軍。克拉克能達成這項成就實屬難得,因為他健康很差,再也無法親自照顧鴿子……

外國鴿友,尤其是美國鴿友常問一些讓荷蘭和比利時鴿友很意外的問題,有時候一些問題還真不可思議呢!不過,不只美國鴿友會問一些很天真的問題;最近有一位英國鴿商也才問我哪里可以買到純種霍夫肯鴿(Hofkens)。各位得要知道,世界上從沒有這種鴿子過。霍夫肯的鴿子沒有所謂的“血統”,而且他本人一點也不相信“血統”這種玩意。據我所知,霍夫肯所有的超級鴿幾乎全是混種的產物,所以他在世時才會到處買鴿子。

還有人問我現在德國最搶手的薛倫(Schellens)鴿的鴿主家在哪里;而薛倫本人早在15年前(如今他已90幾高齡)就不養鴿子了。不管各位相信與否,曾經有一位鴿友(又是美國人)問我知不知道哪里可以買到偉奇(Wegge)血統的鴿子。他說他的朋友用偉奇鴿把所有的獎項都贏光了,所以他非得找到偉奇鴿不可。我心里想:“拜托!” 我告訴他偉奇本人已在1903年過世,然后我聳聳肩,趕緊找別的話題講。我寧愿跟人閑聊天氣,也不愿講像這種無趣的狗屎話題。

鴿界有關喬斯.凡林普特(Jos van Limpt),外號“克拉克”的誤解也多得不勝枚舉。

◎克拉克還比賽嗎?

每次我說克拉克最近幾年比賽成績非常好時,許多外國鴿友常一臉狐疑地盯著我瞧。“克拉克成績很好?我還以為他早成歷史了。”這話我經常聽到。有時候我想,幸好這話沒傳到克拉克本人那里去。不然他飛得那么好,卻被人以為他早成“過去式”了,想想這會多么讓他心灰意冷啊!那么,為何有許多外國鴿友會如是想呢?

──克拉克本人根本不想宣傳,他一輩子也從沒要求人家報導他。

──他的鴿子總是供不應求,上門來求鴿的鴿友實在多得讓他煩不勝煩,所以他不得不一律謝絕,只把鴿子賣給至交好友。當然這樣也惹火了許多中間鴿商,賺不到克拉克鴿子的錢,他們干嘛要幫克拉克說好話,不是嗎?

──還有,克拉克不飛長距離賽, 而如今媒體和網路又只對長距離賽最有興趣。一個中距離好手必須得稱霸數十寒暑才可能天下知,而像巴塞隆納這種長距離賽,只要飛好一次就能名揚海外了。

◎強悍如昔!

不過,如同我說過的,克拉克不僅還在比賽,而且他強悍如昔,奪得2002年聯合會總冠軍。他能達成這項成就實屬難得,因為他健康很差,再也無法親自照顧鴿子。2002年一整年,克拉克只進過鴿舍一次。

克拉克說:“我自己的狀況越來越糟糕,不過我的鴿子卻似乎越來越好。”不幸地,看來克拉克未來不甚光明,他頻頻進出醫院,醫院儼然已變成了他的第二個家。希望我的想法是錯的,但如果克拉克能夠再繼續比賽一年,就算是奇跡了。他已經開始考慮要清舍,假如真有他的清舍拍賣,拍賣場地大概得要有一個足球場大才行。因為有許多人買不到克拉克的鴿子,若不待清舍拍賣會,要待何時呢?

◎克拉克和詹森

據我所知,克拉克是現今碩果僅存,唯一能夠使翔詹森老鴿系且大獲成功的一個人。在比利時,詹森鴿早就落伍了。主要是“賣家”在作怪,不斷炒作詹森鴿,在國外更是大炒特炒。以前我常在詹森家遇到這類人士,他們根本不看鴿子,只對那張詹森手寫的紙卡,亦即所謂的血統表有興趣。

克拉克于40年代引進首批詹森鴿,當時他的理由只有一個:為了要贏。不過約從10年前開始,他便不再買阿連棟克詹森的鴿子。我住得離詹森家很近,我必須說,以前詹森的鴿子真的比其他鴿子優秀很多。在我童年時期的時候,一顆詹森鴿舍的鴿蛋就足以造就出一位新強豪。

20世紀80年代我為詹森兄弟寫了一本書(譯注:《詹森兄弟傳奇》),因為他們當之無愧,而且我也想把他們的比賽成績,還有他們對賽鴿的想法和管理鴿子的方式等妥善保存下來。撰寫這本書的時候,我注意到有許多超級鴿皆源自他們的“年青麥克斯”(Jonge Mercks)。我買到一羽它的直子回家做種,這羽直子的第一個小孩就幫我拿下奧爾良全國冠軍。之后我把這羽直子賣給日本人,結果我犯下一次畢生大錯。眾所皆知詹森兄弟很少飛超過250公里的比賽,不過別人用他們的鴿子卻也能奪得全國長距離冠軍。克拉克只飛過一次長距離賽,結果他贏得全國亞軍,而他的外甥波格曼兄弟(Borgman Brothers)用他送的鴿子打敗了他,拿到冠軍。

以前克拉克知道詹森兄弟的鴿子比其他人的鴿子好,不過奇怪地,他從不要詹森兄弟的紅鴿。如今千真萬確的是,很少比利時強豪飛詹森鴿,也許是因為詹森鴿過時了,不過沒人否認得了詹森兄弟過去的豐功偉業。他們的鴿子的確是史無前例最好的鴿子。現在讓我們回頭談克拉克吧!


喬斯.克拉克

▲喬斯·克拉克

◎真有兩把刷子

由于克拉克身體不好,有三年我一直幫他的鴿子打鴿鐘,那時候我才發現他對賽鴿真有兩把刷子。

比賽正式開始后,我們坐在他家前廊等鴿子,有鴿子回來時我就進去他的鴿舍打鴿鐘。當然有時候他的鴿子會整批一起回來,接下來發生的事情才真讓我不能置信。我人在鴿舍里,可以聽見克拉克在外面指點我在哪里可以抓到哪只剛剛回來的鴿子。“第4間,第7間,第11間……”他在外頭這樣喊叫著。各位想象一下!鴿子還沒著陸進舍完畢,他就知道是哪些鴿子回來了!

克拉克更勝人一籌的是,他一直只飛自然制。據我所知,他是中距離大師里唯一飛自然制的一位。克拉克認為訓練是以哺雛狀態出賽的鴿子獲勝的關鍵。每天上午和傍晚他總會揮旗操練鴿子,連孵著蛋或哺育著雛鴿的鴿子也不例外。要把這些育種中的鴿子趕出巢盆出舍訓練可是件大麻煩事,不過對克拉克一點也不難,因為他的鴿子早就習以為常了。他只要拿根棍子敲鴿舍地板,所有鴿子都像見了鬼般紛紛趕緊往外飛,之后他會揮旗讓鴿子操飛約45分鐘。他說操訓太久會有風險,巢盆里的蛋可能變得太涼,雛鴿也有可能死掉。

◎不用不合理的方法

克拉克以下的行事方法也很特別:當其他鴿友忙著使用復雜的喂飼方法時(一周之初 喂淡料,接著改喂脂肪含量較高的飼料),克拉克長年只給鴿子吃一樣的飼料,不論選手鴿、種鴿或幼鴿皆一視同仁。正在孵蛋和哺雛的鴿子也吃相同飼料。

“一般鴿友換飼料換得太快,”他補充說:“如果鴿子一直吃一樣的飼料,比較不會得大腸桿菌。”他進一步舉例說明說:“就跟人一樣,如果一下吃米飯,一下又改吃薯條和牛排,這樣反反復覆,你說胃會受得了嗎?”

◎鴿商

克拉克不愁鴿子賣不出去,這可能是一般鴿商對他不怎么有興趣的原因。不過他也學到一些教訓。曾經有一個鴿商來拜訪,說有一個臺灣鴿友要買他的鴿子,克拉克一如往常回答說:“現在我沒鴿子可賣,我的鴿子早被訂光了。”這個鴿商有點生氣說:“你知道嗎,我賣你的鴿子到海外去的數量比你從你自己鴿舍里賣出的還多呢!”克拉克知道他這話的意思,并說:“我相信你,不過我十分清楚你從來沒有賣過一只我的鴿子,大門在那里,你可以走了。”

克拉克確實賣過許多鴿子給這邊的鴿友,當然這些鴿子不是每羽都好。所以這些有克拉克鴿子的鴿友是怎么做的呢?就說他們有8羽克拉克鴿好了,其中有2羽是好的,他們把好的2羽自己留下來,另外6羽則賣給鴿商出口去國外。鴿商的客人以為自己拿的是克拉克原舍鴿,因為血統表有克拉克的簽名。這些客人不知道自己撿了別人挑剩不要的鴿子。

◎血統表

那么,克拉克要怎么捍衛他自己的聲譽呢?他先在自己直接賣出去的鴿子的血統表上簽名,然后在上頭注明買賣日期和買家的名字。如此一來,只有傻瓜才會在2003年購買一羽血統表上清楚說“1999年6月賣給X先生”的克拉克鴿。

買鴿子總需要好運,強豪級人物也不例外。最偉大的強豪也會育種出壞鴿,克拉克也是,不過……如果你跟其他鴿舍購買來自某位偉大強豪的一羽鴿子,這羽鴿子恐怕好不到哪去。

克拉克也以常識豐富知名。有一次我去拜訪他的時候,他家里剛好來了一位很有錢的人。他說他愿意出高價買克拉克所有最好種鴿的直子女,這并沒什么不正常。大部分強豪最好種鴿的直子女價錢都比較貴,但克拉克可不一樣。他的小鴿子價錢都一樣,不管父母是誰。還有,克拉克不接受買家指定訂他某些配對的小孩,克拉克有什么就賣什么,買家只有接受的份兒,不然免談。

克拉克說:“我最好的一羽比賽鴿是“613號”,不難想象大家都搶著要它的小孩,即使出高價亦在所不惜。但你知道嗎,“613號”本身從沒生出一羽好比賽鴿后代,它的父母也沒能再育出別的超級鴿。鴿舍里每羽鴿子都有育種潛力才能配稱真正的強豪,不過當然所有鴿子,包括最好的鴿子都有可能生出不好的小孩。而且鴿友應該要知道,沒有一位強豪會把自己已十分確定有潛質的某羽小鴿子賣人,不過賽鴿運動充滿變數和不確定性,這也未嘗不是件好事,不是嗎?”

◎忠告

我建議大家不要買不是“直接”來自強豪鴿舍本舍的鴿子。被轉售到遠東區前,早在無數歐洲鴿舍間輾轉換手過的這種詹森本舍作出鴿不知有多少。就是因為這些鴿子不好,所以才會一再地被換手轉賣。據我所知,沒人因為賣詹森鴿而虧錢過。這世上有沒有會把不好的詹森原舍做出鴿殺掉的人呢?這樣的家伙我只認識一位:就是“克拉克”。

但我必須補充一點,克拉克汰殺不好的詹森原舍作出鴿的時候,從來不敢讓他的老婆大人知道,因為這些鴿子可是花了一大筆錢跟詹森兄弟買的。各位相信我吧,詹森兄弟里已過世的亞德蘭(Adriaan)千真萬確是個好養鴿人,至于唯一尚在人世的路易士(Louis)嘛,他的確是個成功的生意人。

行筆至此,讓我們來思考一件事情為本文做結:我曾經在荷蘭全國賽鴿雜志NPO里,針對可能是鴿史上最佳的銘鴿做過一系列探討。它們里能化身成為好種鴿的少之又少!

為何克拉克的每羽小鴿子要價相同?相信到這里各位或許已經了解個中原因了吧!   

2004年4月12日克拉克絕版拍賣會--33對種鴿配對表

NL94-9493587(k01)x NL95-9581698(k02)

K2:NL02-1921045(k03)xNL99-1209608(k04)

V3:NL97-9781694(k05)xNL99-9938924(k06)

K4:NL99-9938926(k07)xNL99-1209621(k08)

V5:NL94-1812717(k09)xNL95-9570824(k10)

K6:NL00-2283456(k11)xNL03-0369950(k12)

V7:NL95-2312278(k13)xNL03-1407910(k14)

K8:NL03-1407942(k15)xNL98-9860080(k16)

V9:NL98-1540080(k17)xNL98-1539825(k18)

K10:NL01-0174613(k19)xNL00-2283451(k20)

V11:NL98-1539835(k21)xNL95-2312325(k22)

K12:NL03-1407928(k23)xNL02-0250692(k24)

V13:B95-6651045(k25)xNL95-2312446(k26)

k14:NL03-1407921(k27)xNL02-1921050(k28)

V15:NL98-9860081(k29)xNL95-6651046(k30)

K16:NL02-0250693(k31)xNL02-1921041(k32)

V17:NL97-1863325(k33)xNL97-1863119(k34)

K18:NL02-1921042(k35)xNL03-1407952(k36)

V19:NL99-1209866(k37)xNL96-9622340(k38)

K20:NL03-1407923(k39)xNL03-1407951(k40)

V21:NL98-1540079(k41)xNL97-1863107(k42)

K22:NL03-1407931(k43)xNL03-1407937(k44)

V23:NL97-1864128(k45)xNL98-1539803(k46)

K24:NL03-1407908(k47)xNL01-2189195(k48)

V25:NL94-9493589 (k49)xNL99-1209894(k50)

K26:NL03-1407916(k51)xNL03-1407948(k52)

V27:NL98-1539805(k53)xNL99-9938927(k54)

K28:NL01-0174654(k55)xNL00-2283939(k56)

V29:B93-6684897(k57)xNL98-1539872(k58)

K30:NL03-1407913(k59)xNL03-1407936(k60)

V31:NL03-2283452(k61)xNL03-1407917(k62)

V32:NL98-1539824(k63)xNL00-0097378(k64)

V33:NL02-1921004(k65)xNL03-1407934(k66)

K=種鴿棚配對     V=賽鴿棚配對

滴蟲凈

荷蘭漢斯鴿藥、臺灣宜豪鴿藥、比利時凡賽爾鴿藥、比利時歐樂強鴿藥,卓越賽鴿網擁有陜西省代理權。

代理藥品正在熱賣中,歡迎選購。

選購網址:http://www.qaac.net/gylist.php;(點擊進入)

訂購熱線:18049060695(羅先生)

陽光家園拍賣

相關閱讀

收藏 卓越賽鴿網版權所有,未經許可不得轉載

Copyright ? 2015 卓越賽鴿網

已經有2條評論

匿名評論
登錄注冊忘記密碼?
刷新
[天津天津]

偉大的賽鴿人

2018-06-28 19:42:25
[江蘇徐州]

好樣的哈哈

2018-04-13 04:08:17
發表評論須知:
1、嚴禁對個人、實體、民族、國家等進行漫罵、污蔑、誹謗;
2、網友應自覺遵守《互聯網電子公告服務管理規定》、《全國人大常委會關于維護互聯網安全的決定》等國家各項相關法律法規及相關規則;
3、網友應對所發布的信息承擔全部責任;
4、網站管理人員有權保留或刪除評論中的信息內容;對于嚴重違反發表評論須知的網友,網站管理人員有權屏蔽其帳號;
5、網站對發表評論須知保留變更及最終解釋權;
6、發表評論即表明已閱讀并接受以上條款。
用戶登錄
USER LOGIN
關注我們
FOLLOW US
掃一掃,關注“卓越賽鴿網”公眾號
熱點資訊
HOT NEWS
發布于2017-11-18 09:00:31 38413次閱讀
發布于2016-07-02 10:24:38 33136次閱讀
發布于2016-05-20 09:28:09 22110次閱讀
正在拍賣 敬請參與
AUCTIONING
即將上拍 敬請期待
COMING SOON
北京赛车pk10稳赚不赔 阿克苏市| 左云县| 阿合奇县| 黄大仙区| 勃利县| 高邑县| 天峨县| 永泰县| 普宁市| 玛曲县| 凉山| 和静县| 莎车县| 遂昌县| 措美县| 临朐县| 临邑县| 龙胜| 沛县| 襄汾县| 岐山县| 和龙市| 涿州市| 正安县| 津南区| 彭州市| 扎兰屯市| 颍上县| 芜湖市| 泰安市| 台北县| 滕州市| 佛坪县| 志丹县| 纳雍县| 弥渡县| 龙山县| 安溪县|